推荐资讯

但是等杨逸确实也是有些被迫无奈在他面前开始说起很要命的内容时

发布时间:2018-08-03 14:32 浏览: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打错电话了。”
 
    电话被挂断了,杨逸拿着话筒愣了一下,然后他看向了萧苒,道:“这反应不对吧?”
 
    萧苒也有些发愣。
 
    “打错了,可你明明报出了自己的代号和识别码啊。”
 
    就在萧苒也被搞得有些发愣时,麦克唐纳突然咳嗽了一声,道:“我是不是听到了不该听的?嗯,我可以离开一下的。”
 
    刚才麦克唐纳要求加入三叉戟,还要求参与内部讨论,但是等杨逸确实也是有些被迫无奈在他面前开始说起很要命的内容时,麦克唐纳却又不想听了。
 
    张勇却是对着麦克唐纳笑了笑,道:“晚了吧?伙计,现在你已经上船了。”
 
    上了贼船就下不去了,麦克唐纳愁眉苦脸的思索了片刻后,点头道:“好吧,看来我已经上船了,你继续。”
 
    萧苒呼了口气,然后她对着杨逸低声道:“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你的客户身份是假的,或许连你拨打的电话都是假的,又或者是你的客户身份还没有被清洁工承认。”
 
    “或许是有时间差?”
 
    “不太可能,按照正常流程来说,清洁工有了你的身份信息后,才会告诉你代号和识别码,所以,这一切都不正常,很不正常。”
 
    萧苒立刻拿出了手机,她很快拨通了一个电话,等着有人接通后,她低声道:“我们遇到了问题,关于清洁工,我是该跟你说还是换个人说。”
 
    扭头看了看杨逸,萧苒沉声道:“问题就是我们约定好的事情为什么会要求加收一亿美元?是的,一亿美元,我们现在还在罗马,说好能够在行动结束后立刻撤离的,为什么现在要让我们继续等候一到两天时间,最重要的是,海神打了服务电话却发现他的客户资格是假的,这个该如何解释?”
 
    片刻之后,萧苒沉声道:“好的,我明白了。”
 
    挂断了电话,萧苒对着杨逸低声道:“静观其变,说很快就会给个结果。”
 
    也不知道萧苒是怎么和谁谈的,但她说了静观其变,那就等着吧。
 
    接下来的时间里气氛有些凝重,但还不是特别紧张,不过杨逸默默的将自己的手枪放在了最方便取用的地方,然后靠近到了麦克唐纳的身边。
 
    “奎恩先生,你还有诈药吗?”
 
    麦克唐纳耸了耸肩,然后他低声道:“你要干什么?”
 
    杨逸低声道:“把你身上的炸弹分我一个吧,或者两个都给我,如果你发现事情不对该在炸就炸。”
 
    麦克唐纳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道:“事情已经坏到了这个地步吗?”
 
    杨逸点头,沉声道:“或许还没有,但是提前准备一下总是好的。”
 
    麦克唐纳掀开了衣服,从自己的腰里拔了一根塑料管出来递给了杨逸,然后他低声道:“威力很大的,整间屋子里一个人都活不了,所以你其实离我近一些就行了。”
 
    杨逸干笑道:“我不是怕被人抓了活口,我是觉得被人坑了的话,身上还有个炸弹可以吓唬人的,要不你把两个都给我好了,现在你不会怀疑我还想这杀你灭口吧?”
 
    麦克唐纳微笑道:“不怀疑,但我身上有炸弹会觉得安全一些。”
 
    杨逸嗨嗨的干笑了几声,然后他把那个塑料管又还了回去,然后他一脸无奈的道:“我想了想,决定还是算了吧,身上带着一个准备炸死自己的炸弹感觉太差劲了。”
 
    麦克唐纳微笑道:“其实这样更有安全感的啊,你不觉得吗?”
 
    “不觉得。”
 
    麦克唐纳想了想,从身上掏出了一块橡皮泥似的东西,也不大,厚薄大小就和一个手机差不多。
 
    “拿着这个吧。”
 
    “干什么?”
 
    “给你起爆器,你可以选择自己起爆,或者不起爆,这点c4足够炸死你了,而且尸体还能保持大致完整,就是会恶心了点。”
 
    杨逸犹豫了一下,把c4接过了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然后又接过了一个小小的起爆器。
相关阅读